手机端

当前位置:中华军迷院 > 前沿 > 正文

从“皖南事变”至“太平洋战争” ,这支苦难的特殊军队为何由鼎盛走向覆灭?

时时新闻 2019-05-30 10:00
穿越抗战军事小说

历史往往在关键的时间节点和矛盾节点上发生改变,而这种改变的后效,往往在多年之后才能显现。

本文节选自陈建波新书《杂牌军》

01

贾慧光脚趿鞋冲上大街,指着自己的房子,大声喊道:“有一颗炸弹落在我的屋子里了!”

她话音未落,人群像是被急流席卷似的,四散开来。贾慧被人流裹挟,远离了自己的居所,一时间难以回头。她并不知道,这凭空落下的炸弹并非冲她而来,真正的目标是相距半里地的古刹光孝寺。苏鲁皖游击总指挥部就设在寺内。有两枚炸弹击中了前殿,另外三枚偏离了方位,唯一落地未炸的,就是害得她有家难回的那枚。

半天之后,城里人心惶惶的情形有所缓解,唯一的麻烦事,就是落在小学女教员贾慧小姐住所堂屋里的那枚炸弹。那里是吴尚城中的繁华地带,居民密集,万一什么时候发生爆炸了,那才叫倒霉呢!

众邻里跟着贾慧,一起去了警察局和县府。马县长算是个体恤民情的好官,以县府的名义出大洋100,悬赏招揽拆解炸弹者。这公告贴出不久,便有人来揭了榜文。不过,此人开口先要300大洋。马县长有些为难,转而跟那些住户商量。毗邻贾慧住所的李盐商,家底丰厚,生怕家私在一声轰响中灰飞烟灭,答应代为支付那多出的200块大洋。

交易谈成,次日一早便开工卸弹。这位领了300块银洋的男人,外地口音,走路瘸拐,搬到吴尚不足半年。穿了件短褂,赤膊扛着镐锹、提着布袋,歪歪斜斜地去了贾慧的住处。

贾慧躲到街对面的巷口,远远地望着。

这位前国军伤残工兵,没有帮手,独自劳作,先用镐头撬开了地面的砖头,然后改用铁锹,围绕着弹体挖掘。这体力活,费时耗劲,他足足干到了中午时分,才弄出了一个三尺多深、五尺来宽的凹坑来。那枚炸弹因为下面泥土被掏空,由入土时的直立改为了横卧。触底的弹头悬空,改变了触发状态。

他松了口气,去屋外抽了袋烟后,又回到屋里,蹲在坑底用螺丝刀和扳手捣鼓了半个钟头,终于直起腰板来,向远处的人群招手,大声地说:“引信拆掉了,没事啦!弄辆板车来,把它拖到城外去!”

02

小学教员贾慧小姐本来已经接受了校长的邀请,随他全家乘船去乡下水泊湖荡里避开战乱,但危机消除后,学校提前复课,她便重新回校走上讲台。

贾慧小姐在中午放学后,撑着把桐油纸伞,袅袅婷婷地行走在春雨中。可刚出了校门两三分钟,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女性惊呼声。她下意识地闻声抬头,看见那女人正从路边旅社里出来,精心修饰的柳眉下,一双眼睛惊诧地盯住贾慧,不由自主地喊道:“是你?你也在这里!”

标签